從《青年聖歌》到《生命聖詩》 – 何統雄

何統雄

2009年初,廖少舫牧師和師母由香港返回多倫多,廖師母對我說:“宣道出版社許朝英社長對我們說你是《青年聖歌》之父。”社長給我這個美譽,我愧不敢當,劉福群牧師才是《青年聖歌》之父。

劉福群牧師 ( Rev. William C. Newbern )曾任建道神學院院長 (1936年被委任,1968年榮休),他不單注重造就教牧人才,更熱衷於聖樂聖詩的事工。在三十年代,他已為教會出版了一本二百多首四音部簡譜宣道聖詩。

少年時期,我已認識劉福群牧師,因我母親在宣道女院任教。在中學時期,有一年暑假,我從廣西桂平去梧州,建道聖經學院所在地,當時劉福群牧師要編印宣道聖詩的琴譜本,邀我到白鶴山他的寓所,幫忙他貼製五線譜原稿,以便製版印刷。這是我初次與劉福群牧師在聖詩出版上同工,也是我第一次參與有關聖詩的工作。

1949年十月,國內政權改變,梧州建道聖經學院停課,劉福群牧師去了香港。

籌備建道神學院在長洲復課。同年我和內子及小女兒也去了香港。有一天,劉牧師約我見面,並對我說:“宣道總會有一筆特別款項,是指定用作聖詩的事工,我們打算繙譯一些聖詩,編成英中對照聖詩集,請你考慮可否願意幫助我一同繙譯聖詩。”而我從未譯過聖詩,但經過禱告後,我毅然接受這挑戰,因我深信只要肯將自己交在神的手中,讓祂使用,祂必賜我足夠的恩典。

於是我便到劉福群牧師住所上班,第一首繙譯的聖詩是 Cleanse Me ( 潔淨我 )。
譯稿完成後,劉福群牧師將這首英中對照譯稿,送請多位牧師評閱後都獲好評。
此後,我們便繼續繙譯,當譯夠五十首時,即由我發稿植字校對編輯剪貼設計封面,一手包辦(以後總共十二集均是如是)。定名《青年聖歌》,由宣道書局出版,這就是《青年聖歌》出版的過程。自第一集《青年聖歌》出版後,大受歡迎,之後每出版夠四集時,再合編為一綜合本,而第一本綜合本銷量奇佳,有一年《青年聖歌》銷售的收入,竟夠支付宣道書局全部員工該年的薪金。

再回頭說,1950年中有一天,劉福群牧師告訴我,那筆專用款已用罄,換言之,他不能再支討我的薪金了。

之後,他介紹我見宣道書局經理包忠傑牧師。由於包牧師對我不太認識,他要我帶同資歷及美術作品見他,並查問我的靈命狀況,結果聘請我在宣道書局工作,負責出版、製作、封面設計。此外,包牧師亦答應劉福群牧師,容許我每星期三到長洲,幫助劉牧師繼續繙釋聖詩。上午先在建道教預科生一堂美術,下午才做譯詩的工作。

譯聖詩跟譯文章不一樣,除了要信、達、雅之外,聖詩因有字數的限制,必須注意與音階的高低和節拍相配合,並要押韻。每首詩譯完後,還要在琴前彈唱數遍,直到修改至滿意為止。

我與劉福群牧師譯詩時,無拘無束,輕鬆愉快,倦了稍停一下,喝杯咖啡提神,真是樂趣,更是享受。

當《青年聖歌》第十集準備出版時,劉福群牧師被主接去,令我黯然神傷,特別在第十集初版封裡,撰文悼念他。

一直以來,劉福群牧師有一個心願,就是要出版一本不分宗派英中對照的詩本。他早已搜集了六百多首聖詩資料,可惜他這個願望,在他有生之年未能達成。但神感動了宣道書局經理韋德仁牧師,及現任宣道出版社許朝英社長促進此事工。神特別恩待我,在此事工有份參與,被委任為總編輯,經過六年悠長的時間,得到多位神學家、聖樂家、資深譯者及宣道出版社同工通力合作,《生命聖詩》終於1986年面世,劉福群牧師最後的心願終於能達成。

是神的恩典,引導我在聖詩方面的事奉,也蒙劉福群牧師對我有知遇之恩,選拔我同工二十多年之久,除了是工作夥伴,更建立了深厚的友情,這份情誼,仍留我心間,不時懷念。

劉福群牧師在他《十架與冠冕》一書中說 :“我注意到神往往在許多年前,就開始預備祂的工人﹔甚至遠在他們未投入工作之前。”這是何等的真實。

願將一切榮耀歸與三一真神。

(作者為《青年聖歌》總編輯)

Comments are closed.